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阿拉德之剑 第一百四十八章 贝尔玛尔双子树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7:21

阿拉德之剑 第一百四十八章 贝尔玛尔双子树

黑袍老人被米狄斩于剑下。

狼王在菲娜的魔弹攻势中遭到重创,昏迷被俘。

吸血鬼公爵逃离战场,踪迹全无。

三大统领各自落马,伪装者的战线全面崩溃。

只是短短一小会,黎明之园便已经被隼之团彻底占领。大部分伪装者都为冒险者们毫不留情地斩杀

,只有极少数被留了下来。

但这并不是出于怜悯或是宽容,而是因为考虑到未来还会和伪装者这个种族接触并战斗,因此留下一些样本,以供隼之团的魔法研究部进行研究而已。届时,等待着他们的,将是生不如死的痛苦和囚禁。

对于这些双手沾满人类鲜血的伪装者,根本没有什么同情的必要。

米狄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处理那个将伪装者引狼入室的人。

很快,隼之团的战士们便将藏在树馆某个密室中的斯卡迪女王给押了过来

对于贝尔玛尔公国人来说,这位女王算不上什么“高高在上”,因为她原本就是个傀儡。只不过,作为女王派的标志,公国的形象代表,至少斯卡迪在平时也算的上是雍容华贵,而且在汉密尔顿家族的暗中操纵下,于公众面前亮相的机会也是不少。

然而此时此刻,她却被五花大绑,一头原本以宝石饰盘起的金散乱不堪,一身原本与身份相衬的王袍处处褶皱,保养得很好的脸庞上,更是沾染了几处尘埃,看起来落魄无比。

见到米狄和艾丽斯之时,斯卡迪女王的眼中顿时闪过愤怒与憎恨的火花,然而,当她接着看到了两人身后的菲娜时,表情上却现出了一丝惊惧。

历代女王,都是依附于汉密尔顿家族才能生存下来的。贝尔玛尔公国的那顶王冠本身并没有价值,而是汉密尔顿家族赋予了它价值。

尽管斯卡迪一心想要摆脱汉密尔顿的掌控,甚至内部勾结了书卷分支,外部又引来了伪装者,不过当此刻,她真的要面对汉密尔顿的震怒之时,心中却是不停地在打鼓。

毕竟,从出生至今,斯卡迪就笼罩在汉密尔顿的光环下,或者说阴影中,这些年来的积威,岂是轻易能够磨平的?

如果眼前不是身为代理家主的菲娜,而是原家主铁血大公爵,恐怕斯卡迪连站都站不稳了。

好在,面对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她自认还能够保持得住最后的风度。

“你们想要怎样?”斯卡迪女王故作镇定地问道。

事到如今,她已经败得不能再败,甚至连提条件的资格都没有了,但在内心深处,斯卡迪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毕竟,女王是女王派的面子,就算要接受惩罚也好,她希望至少汉密尔顿家族还会顾忌到脸面。

艾丽斯并没有开口,对于雾之魔女来说,凡尘俗世的一切都不在她的心上

只不过,黑少女还是看了身边的菲娜一眼,出于对这位既算冤家对头,又是知心好友之人的关心。

米狄也没有开口。虽然他可以说是拿下了此战最大的功劳,然而,菲娜是隼之团的团长,是汉密尔顿的代理家主,斯卡迪女王的背叛,是少女应当亲自去面对和抉择的一件事。

对于身为重生者的米狄来说,他想要做的,只是静静在一旁守护着。

而在听到了斯卡迪女王的话语后,一向大大咧咧的魔弹女王,终于转过了身来,定定地看着眼前这名背叛了汉密尔顿家族的金女子。

下一刻,菲娜清脆悦耳的声音,淡淡地响了起来。

“不甘心做汉密尔顿家族的傀儡,这一点我很欣赏,换做是我在你的位置上,恐怕也会这么做。”红少女的眼中并没有愤怒,相反,那双湛蓝色的眸子充满了平静,“大家既然是敌对立场,你去算计我的爷爷也很正常,策反书卷分支更是相当高明的方法。只是,你不该被那些非人的伪装者所蛊惑。”

斯卡迪女王一开始听着那略带赞赏的口吻,心中不禁微微一动,以为是有了希望,这位新上任的家主是要展现出仁慈的一面,以求得好的风评。

然而,听到最后,她的脸色却是变得苍白无比。

“带下去,为她沐浴更衣,戴上王冠,选个合适的日子,斩示众。”菲娜最后这样说道,声音仿佛雷霆一般,在斯卡迪女王的耳畔轰鸣作响,“贝尔玛尔公国,不需要一个只渴望权力,却将民众视作草芥的统治者。”

当丑态毕露、不断挣扎叫骂着的斯卡迪女王被拖下去之后,菲娜忍不住还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处死女王,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

有女王在的时候,汉密尔顿家族是隐在幕后。尽管这是一个谁都知道的事实,然而从法理上来说,却是毫无破绽。

然而如今,菲娜的决定,不仅仅是惩罚与伪装者勾结一气的斯卡迪本人,更是一种改革,甚至可以说是颠覆。一名大公爵,竟然处决了自己应当效忠的女王,这意味着什么?

谋国

从此以后,都赫顿玛尔的皇宫之中,王座之上,坐着的将不会是斯卡迪女王,而是魔弹女王,菲娜·汉密尔顿。

这是一个信号,一个汉密尔顿家族将从幕后走向前台,真正执掌政权的信

毫无疑问,这将会带来极大的好处,却也会带来排山倒海一般的反弹。

以赛斯家族为的议员派们,这下将能够名正言顺地以“清君侧”的口号,来号召所有的领主一起反对汉密尔顿。甚至就连女王派中的一部分贵族,也很可能倒戈相向。

毕竟,贵族最看重的是自身利益,大公爵汉密尔顿可以给他们带来利益,但汉密尔顿王族,或许反而会阻碍贵族们的利益。作为贝尔玛尔既得利益的群体,他们最反对的,就是变动,更何况菲娜所做的,是彻底推翻整个棋盘,然后重头再来。

这其中的艰难,别说是米狄了,就连艾丽斯也能够猜得出来。

然而,米狄却非常清楚,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么困难,菲娜依然要这么做。

铁血大公爵遭到算计,内战中流离失所的人民,明明拥有同一个祖国却相互厮杀的军队,直至那原本应当守护贝尔玛尔的封龙大阵,却化为了毁灭的雷电。

甚至就连公国女王,都变成了一个背叛者,不仅引入了伪装者这种残虐的种族,还坐视他们将赫顿玛尔的男女老少,这些一直都很尊敬女王的人们全都变成了备用的血食。

一切,都是因为权力而起。

所以,菲娜要根绝所有对权力的贪欲。

毕竟,从一开始,米狄就知道,自己最爱的这位红女子,从来都算不上一个喜欢礼仪的大小姐,更不是一个会去妥协的人。

既然看不惯,那么就亲手来改变这一切

该说,不愧是菲娜么?

米狄这样想着,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红头砍了女王,是说要自己当女王么?”艾丽斯的声音在米狄耳畔响起,深居简出的雾之魔女,显然是想要确定一下自己的看法。

“没错。”米狄点了点头。

“那是说,我们接下来会有很多敌人?”艾丽斯歪了歪脑袋,叹了口气,又问道。

然而,米狄却从黑少女的眼中,看到了跃跃欲试的神情。

说到底,艾丽斯可是比菲娜更加冲动,更加容易飙的火药桶类型,可不是看上去那样的冰山美人。能够名正言顺地和这些假惺惺的贵族们开战,对于艾丽斯来说只怕是求之不得,恐怕,还有不少倒霉鬼会被送进她的实验室也说不定。

只不过这一次,艾丽斯的期望,却注定要落空了。

“贵族们大概会很不满。”米狄笑了笑,如此答道,“只不过,他们是不会有胆子来向隼之团宣战的,因为,我们有这个。”

米狄说着,对着脚下指了指。

凡人的战争已经结束了,然而两棵生命之树却依然在相互较劲着。

若是就这样任凭两大生命之树的战斗持续下去,大概一个月后,米狄这边的幼苗就会被吞噬消灭。

但既然大局已定,米狄又怎么可能任凭这种情况生?

他当然要阻止赫顿玛尔生命之树的进攻,保住新生生命之树。

但同时,他更要收服赫顿玛尔的这棵生命之树,并且让两棵生命树同时并存

若是贝尔玛尔公国拥有两棵生命之树,并连成双子之树,那么整个尼伯龙根封龙大阵的威力,将会提升不止一倍不仅如此,贝尔玛尔土地下的这条龙脉将会受到两棵树根系循环式的反哺,魔力非但不会枯竭,反而会若新开水源般,变得更加源源不断。

这是提升贝尔玛尔公国整体实力的大战略。

而唯有在这个时候来做,效果最好。

关键,就在大厅中央,那座由伪装者领,那名黑袍老人亲自构筑起来的法阵上。

生命枯萎之阵。

一座伪装者惯常所用的透支力量的法阵。

正是由于这座法阵的力量,才使得作为护国大阵的尼伯龙根封龙大阵,具有了在全国境内施放雷电的威力。不过,这种威力显然不能持久,而是在透支地下龙脉的生命力,因此,米狄自然不会允许它继续存在下去。

但此时此刻,若是稍微对这座法阵做些变动,将其抽取力量的源头从龙脉改变会生命之树本身,又会生什么呢?

想到这里,米狄的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知道你听得见,也听得懂,我还知道你一直都在看着这一切生。”米狄抬起头,对着树馆的天花板大声说道,“生命之树,尤克特拉希尔之枝,或许在你看来,人类是渺小的,人类的争执是可笑的,你所在意的只有自身力量的强大,但现在,我要你屈服”

铜川治疗阴道炎方法
本溪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揭阳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铜川治疗阴道炎费用
本溪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