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煌 一一二九 兵阵初想

发布时间:2019-09-25 15:03:01

神煌 一一二九 兵阵初想

“盗玄魔主?这人怎么来了?那无上元魔莫非是已经发疯,将此人放了出来?”

那重玄顿时楞赚只细思了片刻,眼里就全是震骇之sèレ&レ

“盗玄魔主?是修成盗玄夺神神通的那一位,已经再次出世了?”

只一刹那间,重玄的面sè就苍白如纸:“我开始修行时,此人就已被无上元魔与踏世天君联手封蝇不过却知晓当年的盗玄大劫那时天下修士,灵境之上十去其三此人虽是出身魔道,可魔门的损失,却更在正道之上,使诸宗诸派都纷纷封山自守长者几达千年之久,直到两千年后,修真界中才恢复元气”..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个xìng情嗜杀,却偏又实力强绝的疯子

无上元魔李别雪与踏世天君星邪,当年联手将之封印可说是保全,免得这位魔道中几千年来首屈一指的后辈被打杀也可说是这两位也已同样受不了这位盗玄魔主

“那无上元魔放出这人,必有所图!”

重玄皱紧了眉,他也好奇,李别雪到底在图谋着什么不过此时无论什么事,都不及徐福解开禁术重要

“盗玄的xìng情一向疯狂,任xìng妄为,可不会管秦皇复生到底会有何后果!若是一个不慎,祸患非小”..

盗玄夺神大法,乃是云界最强横的神通秘术之一

修炼艰难,然而一旦修成,那么即便是韩清的大逆天魔,也未必能抵御得住

同样是接近十三等无上级的神通功法之一,可惜因不涉天地根本,难以渡至境之劫,长生久视的可能是小之又小

然而在这咸阳城内

神煌  一一二九 兵阵初想

,除了徐福之外,只怕无人是其对手,

那明rì轩与李玄萱虽强却未必就是此人之敌!

“应该是为宗守而来!不久之前这位大乾帝君,才与赤红衣的大战了一场灭杀了数位圣阶”

徐福长身而起,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天坛方向

一切都在他的料中,然而这位盗玄魔主的出现,却使一切后续之事,都出现了变故

宗守的死活与他无关,此子陨落在此他甚至乐见其成然而要使那天坛,坚守到秦皇复生之前,难道他还要暗助那位一次不成?

同在咸阳城内,城西处一间房檐之上一位身披赤霞羽衣,戴着九脊星观的中年,正神情专注的看着眼前的星盘

“增玄持法之物么?果然,一得此物,就可立时由蛟化龙,傲凌九霄,横行诸界不过,还不是现在”

眼前的星盘中,无数的星光闪烁,与天空遥相对应不过除此之外更有一线线细小的光痕存于其中这是显现出过往千年中,各个星辰经历的轨迹

还有一丝丝细线密密麻麻的交错纵横

只有最高明的术数大家,才能从其中窥测出命运之妙

然后这中年修者,是若有所思的,看向那天坛的方向

“这么说来,还有机会夺取此物?增玄持法,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拨动着这命运星盘,不久之后,中年人就又摇了摇头

“罢了!此物虽使人心动,却也同样有强敌窥测,太过凶险对我而言,是祸非福我与他善缘已结,无此必要!”

那人有苍生道加上龙影,五位至境为后盾,更是焚空陆家的第一皇储,尚无法断绝他人贪念,引大劫临身,又何况是他?

而下一瞬,赤衫修士的心头狂跳,看向了东面某处然而后那眸中,同样现出了骇然之sè

那个人,是盗玄魔主?

※※※※

天坛之上,宗守依旧端坐着面上虽是平静,可也不知怎的,胸中是莫名的有种心悸之感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孔睿说我在秦皇墓中,将有大劫临身净音也预言,说是被那赤红衣更凶险十倍的杀劫即将到来难道就应在了此处?”

心里略略不安,宗守却强压下了这些心绪其实此时,他也无法分神,

此时在下方,那一百九十口十绝御道龙牙剑,正分布十里地域,将一丝丝的剑气,连续不断的斩出看似剑气漫天,却在一步步被压缩,

而林玄萱的赤旗金焰阵,也在残破的边缘阵中燃烧的金焰,已经在一**的尸气冲击之下,有熄灭的征兆

此时是全靠宗守的无量终始神通,才依旧将那些尸军,挡在十里之外

六人都已渐渐全力以赴,就连初雪也是高据三百丈空中

由五头五行神兽护甲环绕身周,往往挥手之间,就是一道威能浩大的神通灵法或是火焰流星,或是尖锐地刺,又或者寒玄冰环,打向了四面八方

她是战武之体,灵法施展出来,看似毫无目的,然而往往却是打在最关键处屡屡将对面尸军攻击的节奏,强行打断

六人中,也只有林玄萱丢出了一套阵旗后,就再无其他动作

不过原无伤五人,却也无丝毫不满

一方面是刚才确实拿了不少的好处,一方面却是深知此时若出现什么变故,也就只有这位苍生道的‘凡梦散人’可以应付得来

这是他们此时,最后的备力,应付万一后的危局

那两百箭傀,此时已经全力开火赤红的箭只shè出,一到十里之外,就立时爆裂开来那炸裂之力,也几乎可与仙境初期修士的全力一击相当

可惜的是数量太少,依然是挡不住那些天罡箭卒

小金晗曦依然是敌阵之中,飞速的穿行着刀光闪动,不断的斩杀着那些落单的煞尸

不过个人之力,终究有限这两只灵宠,实力再强此时也无能为力

之前旗阵尚完整时,还能够游刃有余可当旗阵渐渐破损之后,就渐渐吃力起来

那些圣火银蚁,就更是不堪若非是宗守时时注意,在它们陷入绝境之前,就用星辰道种将之强行瞬移拉回,早就陨落了好几个

不过其周身圣火,却也能克制尸气一只圣火银蚁,往往能抵御七八只仙境实力的煞尸又不知疲倦,不惧死亡

故此这七十二只圣火银蚁,反是渐渐成了抵抗那些尸军的主力

林玄萱看在眼中,也微微赞叹:“守儿你这些灵宠不错,那些圣火,恰好克制煞尸虽是天生异种,却是美丽异常只可惜,位阶实在太低了看你调度,如臂指使倒是比道兵更似道兵,若是能有一套专门的阵法,必定未能不凡远好过此时,无有章法,独力而战”

宗守失笑,不料林玄萱也是如此认为这样的想法,他自己早在半年前就有过

想要为这些圣火银蚁设计出一套道兵大阵,适合它们的道兵功决

那时有这些银蚁灵宠,就等于随时带着一套天阶层次的道兵大阵

然而此事,谈何容易?要发挥出这些灵宠在遁速上的长处,又要适于它们修行而那道兵阵法,更要威能不弱才可若然只效用一般,那还有何必要

总之各种样的疑难,需要解决这些圣火银蚁虽然渐似人形,却毕竟不是人类之躯

这半年的时间,他至今一点头绪都没有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宗守摇头道:“弟子曾经以太上诛魔阵,以及苍生道所传那十几种道兵功决与大阵为鉴,设计出几种阵法以及配套修行的功决却无有把握,不敢轻易尝试”

地阶之上的道兵功决,一旦修行到一定程度,就很难逆转即便rì后改异了功法,也会功效大减

似前次与九都仙庭一战中,俘获的那些道兵,大多都只能当成寻侈士使用

圣火银蚁的身体结构,比人类简单的多却也意味着,功法一旦形成循环,就很难逆转

银蚁只有这么几十只,彼此心念连通一旦出现了错处,就等于全废

所以宗守,在此事上是慎而又慎

“陛下已经推演出几套灵阵?是怕推算有误,rì后可能走入歧途可对?”

沈月轩忽然开口:“若是因此为难,倒也不是没有办法!为此专门设计一套法器就可据我所知,外域许多强横修士,都会将擒拿来的奴修,安置于器阵之中,当成道兵来使用”

宗守一怔,顿时就想起了前次,第一次至天方世界时遭遇追杀

有位修士,就曾使用过一个圆环状的法宝里面有数十低阶修士主持,加持其力,也等于道兵之阵一般

不过那些人,却非是奴修,应该是那人的弟子后辈

这种方法,似乎可行?

空想无益,不经过实践很难确定自己推算出来的大阵,有什么错谬的地方

“陛下若有阵法与功决的详图可以交予臣臣自信应该能帮得上陛下”

宗守不由微微分心,自己一人设计此阵,确实太艰难了些,也没有那么多时间

他说是设计出几种阵法以及配套修行的功决,其实却只是一个大致的框架而已,

即便用上宙书,也没多余的心力时间加以完善

不过确实也可使用了,从基础开始,一点点的加砖添瓦,最终可成大厦

嗯?似乎有些不对(未完待续

长沙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长沙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长沙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长沙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长沙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