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极武成圣 第七十六章 奇怪的金阵

发布时间:2019-09-26 03:53:45

极武成圣 第七十六章 奇怪的金阵

整个山洞内的气氛顿时变的尴尬无比。这种感觉就像一个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了一根可以救命的稻草。却发现稻草断了一样。

“卧槽!”姜焱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然后满脸杀气的看向龙陌。他落到这步田地。完全是龙陌出的主意。所以内部矛盾时一定要解决的。

“别冲动。别冲动。他肯定是骗你的。”龙陌感觉到姜焱要杀人一般的目光望向自己。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开口解释道。

“这种时候了。我当然不会骗你的。我是真的搞不定那只炽焰金乌。别说现在搞不定。就是当年我肉身在的时候不也是被你炸的毁了肉身吗?”金阵看着龙陌不怀好意的继续说道。不过嘴角的笑容还是很快暴露了他的想法。

“都这种时候了。别瞎闹。你到底能不能搞定外面那只乌鸦。”姜焱跟金阵交往虽然不久。但也算是了解后者的脾气。一看他满脸坏笑。就知道金阵还是有办法的。

“好吧。其实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金阵闹够了之后也开始正经说道:“但是可能需要小飞蛇吃点苦!”金阵一脸欠揍的看着龙陌。

“狡猾的人类!”应龙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什么意思?”姜焱还是没想明白金阵的话。

“他想让我带着这佛陀舍利把死乌鸦引开。然后带着你和那小妞跑!”龙陌咬牙切齿的对着姜焱解释道。

“能行吗?”姜焱看着龙陌一脸郁闷。认真的问道。

“傻小子!你真是说什么信什么?有点脑子好吗?他他妈的很明显逗你的。也就不相信他不能对付那死乌鸦!”龙陌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啊?!”姜焱一脸懵逼的听你这这段对话,很明显脑子跟不上两人的节奏。

“你们能不能别吵了!”呆在一旁的白浅浅显然忍无可忍了。大声打断了三人神游一般的对话。无奈的看了一眼姜焱。怎么这小子身体里的这两个货都是神经病。

“好了。不闹了。”金阵又一次收起了脸上的坏笑。金光一闪。元神便是脱离了姜焱的肉身。漂浮在姜焱面前。正经的说道:“在出去之前。我们是不是解决一下麻烦。

姜焱闻言一怔。不过旋即明白金阵所说的麻烦是什么。虽然之前白浅浅确实棒了自己。不过她毕竟是自己仇人的孙女。如果你在这里有个了断。终归是个麻烦

而白浅浅看到姜焱望过来的目光。也是知道了他的用意。瞬间脸色就变得苍白起来。

“你用心魔发过誓的!”白浅浅冲着姜焱喊道。

“他发过誓。又不是我发过誓!”金阵的脸上又挂着哪种玩世不恭的微笑。冲着白浅浅冷冷的说道。

“你不能杀我!我可是玄门弟子!这是要是让我师傅知道了。别说你们。就连姜国都得跟着遭殃!”白浅浅看着金阵冰冷的目光。大声说道。

“玄门啊!”金阵听到玄门的名字愣了一下。让白浅浅心头不由一喜。虽然自己现在连外门弟子都不算。不过很显然玄门的名头让金阵有些犹豫。

不过接下来金阵脸上的玩味的笑容消失的一干二净。

“本来你可以不用死的!不过很可惜。你是玄门的人!”金阵的目光变的寒冷彻骨。一道金色的光芒从他的指尖凝聚。对着白浅浅的胸口就射了出去。

“我其实不算是玄门弟子!我师父是玄门外门的长老而已!”面对着金阵的攻击。白浅浅终于是像一个普通女孩一般发出了尖叫。没有一点之前那种端庄的气质。

“砰!”金光划出了一条笔直的金线。但却没有击中白浅浅。的是打在了白浅浅身边的墙壁之上。然后姜焱惊讶地发现整个山洞都开始颤抖了起来。如同地震了一般

“哗啦!”没多久。整座山峰都承受不住这种震动,彻底崩塌开来。然后姜焱就看到了山洞外柔和的夕阳照进自己所在的空间。

之前姜焱一直以为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山洞。不过现在看来并不是他之前想的那样。准确的说姜焱应该是在一个巨大的金色佛像的体内,

整个佛像足有三丈多高。悬浮在半空之中。姜焱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佛像头部的位置。佛像周身铭文浮现。而佛像之外。炽焰金乌正死死的盯着他们。

“我真的很想杀了你。不过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这辈子不杀女人。”金阵接下来的话让姜焱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他怎么就认识了这么两个二货!

“不过为了防止你出去把我的秘密说出去。我还是需要做点防护措施!”金阵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白浅浅和姜焱。看的姜焱背后一阵发毛。一般金阵真么看自己。就准没好事!姜焱想溜。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地方可以跑。

“这样吧。你要是跟我这小兄弟结为夫妻。我就相信你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的!”金阵接下来的话让姜焱和白浅浅都瞪大了眼睛。

“老变态。我跟你拼了!”姜焱愣了一下。马上明白金阵不是开玩笑,按照他的个性。绝对能在这干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出来。与其那样。还不如跟他鱼死破。想到这。姜焱开始运转身体的武之力

极武成圣  第七十六章 奇怪的金阵

。冲着金阵的元神张牙舞抓的冲了过去。

“砰!”金阵随手一挥。一个金色的小出现在姜焱头顶。然后迅速把他罩在里面。丝上金色符文闪现。一道道电弧就打在了姜焱的身上。让后者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着。

“老实点。当大哥的真是为你操碎了心。要不是我肉身被毁了。这种好事怎么会轮到你。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金阵看着被电的已经开始翻白眼的姜焱一脸坏笑的说道。

“姑娘啊!你觉得我说这个办法怎么样啊!”金阵把目光突然看向在一旁面色惨白的白浅浅。

“前辈,您这是强人所难。”白浅浅望着金阵紧张的说道。

“那不行。谁让你是器师。能感受到我在这臭小子身体里的。你得对我负责。”金阵现在的样子活像一个无赖。

“前辈。我现在就用我的道途起誓。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白浅浅双手结印记。真的立下了一个心魔的誓言。

“这样啊!”金阵假装陷入沉思。突然将元神贴近白浅浅。在她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

姜焱一脸疑惑的看着金阵。自从这变态从沉睡状态醒过来。就处处都透着诡异。现在虽然他们都在炽焰金乌的监视下。但从他们听不到外面的人任何声音来看。外面也应该听不到他们说话才对。难道金阵有什么事想瞒着自己?

“前辈。这件事我不能做主!”白浅浅听了金阵的话之后突然说道。

“我已经在你的元神上设置了一个灵阵。当作保险的手段。你可以回去慢慢考虑。等你想好了再来找我们兄弟二人!”金阵的脸上又出现了哪种玩世不恭的坏笑。

“前辈。你这可不是正人君子作为。”白浅浅虽然实力才是武者巅峰。但器师的身份却是货真价实。灵魂之力内视自己的元神。果然在上面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金色光电。也不知道金阵是什么时候下的手。

“你可以回去慢慢想!这个针法只是禁言阵而已。你不把我们的事说出去。自然不会有事。还有我跟你说的那个成为我弟媳的事情好好考虑。我不会让你吃亏的!”金阵一边对着白浅浅说道。一边摆了摆手。姜焱身上的阵法顿时便消失不见了。

“老变态!”姜焱一脱离了阵法的束缚。马上又向金阵冲了过去。

金阵的元神却是一个闪躲。笔直的撞在姜焱胸口。再度回到姜焱体内。

“你搞什么!”姜焱也知道现在拿金阵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低声问道。

“给你找个小老婆!你又不舍得杀了她。那就娶了她呗!”金阵一脸欠揍的人看着姜焱说道。

“好了。这件事回去再跟你慢慢解释。眼前的麻烦暂时算是解决了。”金阵说着这话的时候。白浅浅一直脸红的低着头。让姜焱非常诧异。因为之前的白浅浅显的雍容华贵。并没有这种小女孩的娇羞。

虽然看出了姜焱的疑惑。金阵却没有解释的意思。继续说道:“剩下的事。就是从这只炽焰金乌的眼皮底下跑出去。不过我既然是醒了。这也不算是什么难事。”

“那还等什么?”姜焱见话题终于回到正轨。连忙接话说道。

“走是肯定要走的。但是走之前,我们得先把这武神的肉身和武技搞到手。这你没什么意见吧。”金阵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严肃的样子。

“那这佛陀舍利到底应该怎么取啊!”姜焱我迷茫的望着自己身处的这位尊佛像一样的肉身急切的问道。这可是武神级别的肉身。既然遇到了。一定不能错过。

邯郸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邯郸整形美容医院
邯郸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邯郸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哈尔滨白斑疯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