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霸天刀客 第十二章 刀分十八影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6:57

霸天刀客 第十二章 刀分十八影

“你还在吃?”

“当然要吃饱。”

“你就不担心?”

“如果担心有用的话,我就不这么样吃了。”

“拿着吧,十年后再回来。”

一个xiǎo口袋和一把百炼钢刀,丢到了展破魂的脚边。

“让我逃跑?”

“官字两张口,説话有两手。永远也不要相信身上有官衣的人。”

展破魂拿起口袋,翻翻看。里面除了金玉石外还有一张纸条。

“师父,金玉石我不要,我有本事赚。纸条上面是什么?”

“自己看。”

举起手,呶呶嘴示意给师父瞧。师父一刀下劈,只一下就劈开了手上好几圈的手链。

展破魂竟然没有看到师父是如何的出刀、收刀。

“纸条上是一处落脚的地方,如果你实在走投无路的话。好了,没有时间可以浪费,赶紧走吧。”

师父説完就走。

展破魂只好收起口袋和百炼钢刀,跟了上去。

刚出牢房大门

,突然师父抓起已经死掉的刘麻子,朝着牢房大门的左边使劲儿丢了出去。

“退回去。”

师父拉着展破魂几步退到牢房里,就躲在了牢房大门的后面。

“休要出声。”

不等展破魂出声问,外面的声响已经传来。是一阵密集的马蹄声……

“不好,有人劫狱!快去看看。”

説话间那脚步声就到了牢房的大门前。展破魂作势就要抽刀,师父伸手按住,给了个骚安勿躁的眼色。

“看什么看!没看见门卫都这样了。蠢货,四下搜!”

脚步声转而向四周散去。

很快的……

“队长,这里有个门卫!”

呼啦一下,清晰可听的脚步声,全都朝刘麻子那边跑去。

“记着,向南跑。一步也别停,一头也别转。你放心,这里的事我能解决好。”

“师父我……”

“走!”

师父一步跨出,没有看左右,刀却去了左右。噗噗两刀,埋伏在大门旁的两个黑衣武者来不及应对,只留下嗯嗯两声后,与世长辞了。

刀风再起,这一次是对着展破魂。

铮的一声,师父手里的刀,磕飞了一枚细如发丝的钢针。

“淬浴针?”

“好眼力!阁下可是旭阳武馆的胡飞杰?”

回答他的是刀,师父手里的刀。胡飞杰离説话之人有二十步远,他説完那句话,一共十七个字后,师父已经到了他的跟前砍出了一十七刀。

展破魂拖刀到前,左刺右挑,杀翻两个近身的黑衣武者。

“南!走!”

师父嘴里吐出这两个字,又砍出五刀。压得那人喘不出气来。

幸亏那人自作聪明,故意让一部分人跑向刘麻子尸体那边,假意上当好来个引蛇出洞。结果没想到出来的是龙,不是蛇。

他只能眼瞅着展破魂离自己越来越远。

就看展破魂连劈两刀,接着一个刀劈八方,快若闪电,快到几乎同时劈出八刀、八个方向!只这一招就迫开了围拢上来的黑衣武者。

抓住这个空档,展破魂运转浮萍术——一门专门的轻身身法。三步就出了包围圈,第五步就到了街上。

“哪里走!”

细细的破风声骤然响起!

“暴雨梨花!”

来人怒喝一声,展破魂惊觉身后阴阴凉气袭来。来不及多想,回身就是一招夜战八方!

刀劈八方是为了破敌,是进攻;夜战八方是为了防御。夜战八方会在身前形成一道刀幕,拒绝所有的进攻。

这两招都是出自师父亲传的另一门刀法——平天刀经。

不知道有多少根淬浴针射过来,展破魂只是把夜战八方使到了极致。

噗!

终于有一根淬浴针突破了刀幕,射进了展破魂的肩头上。拿刀的手瞬间不能使唤,也就在这个时候,展破魂心中狂叫:“老胡头你麻痹!你藏私!”

只见一招展破魂从来没有见过的刀术从师父的手中用出。

一刀挥出有三道光刃出现,虚虚实实的让人以为这三道光刃都是刀锋,看不清楚真正的刀,来自哪里,又砍向哪里。

结果呢?

师父胡飞杰一刀削掉了施放暴雨梨花的家伙,然而那三道光刃还没有消失。

“老头子,我説你……?”

师父一个闪身,凌空踏步,之后消失在了街巷里。

“我擦!跑也不打个招呼!”

逃跑来不及告别,展破魂也麻溜的跑进了街巷里。借着黑夜和地形的熟悉,展破魂顺利的到达了县城城门。

县城的城门大开,守卫的军士全都身首异处。师父独自站在那里,展破魂心中一阵感动。暗自説道:“原来师父是替我开路去了,我还骂了他……”

“老四啊,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要是你命不好,出去就和要你命的人碰上,那也只能来年给你上柱香了。”

展破魂暗自又説道:“麻痹的骂你就是应该的,乌鸦嘴!”

“老头,你可是藏私呢。”

展破魂比比划划的模仿了一下刚才师父使用的招数。

“那是平天刀经的下半部,得是突破武徒后才可以使用的。教你也学不来、用不了。你还是自求多福吧,能活着回来见我。”

师父説完,再次的用了再见来不及握手的架势,走人了。

“有这样的师父是好还是好还是不好呢?唉,一路向南吧。”

展破魂赶了一个时辰的路,找一个僻静隐蔽的地方简单处理了肩头上的伤,然后再次的向南出发。

再説回武馆,师父回到武馆后马上把所有人召集在了一起。

“老四已经走了,很久后都不会回来。我们也要做好要走的准备。一会回去后,都整理好随身的物品,保证能随时随地的离开。”

秦增华问:“师父,展师弟到底惹了什么人,会是这样?”

同时的老二鲁怀仁问的是:“展师弟去的地方安全吗?”

除却他俩人外,只有老五严田不明所以的笑了笑。在这样的场合下,很是有些诡异。

“其他的事你们不要管,照我説的去做就好了。这几天你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过不能出武馆。还有,增华明日你再去一趟县里,多买些拔寒丹丹方的材料,以备无患。”

师父説完就轰走了徒弟们,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呆呆出神。

这个展破魂是胡飞杰最喜欢的弟子,也是最有灵性的弟子。关键的是,他的心地非常的好,在现在的世道里,不多了。

长叹一声,胡飞杰起身出了书房,去了武馆大夫老胡头那里。

一夜无事,展破魂在天刚刚亮的时候到了三界谷。在谷口边的一个xiǎo山洞里,弄了些稻草铺好。展破魂打算在这里睡一觉,然后去李家堡。

在李家堡落脚处理好伤口,然后去流火城。那里是展破魂第一次外出去的地方。在那里很是认识了几个人。

踏云马是圣明王朝军队制式用马。此马耐力惊人,负重能力佳,又能凌空踏行五步。故此,又叫做五步马。

踏云马有它独特的马蹄声,这也是在青山县大牢前,师父会及早发现有人来的原因。

此时声音更大、更密集的踏云马马蹄声传来,大地都有反应,震颤中的尘土,恐惧的进了半张着、打着呼噜的,展破魂的嘴里。

“咳咳咳……麻痹的谁啊,大清早的不睡觉遛马玩儿?”

砰咚砰咚砰咚……踏云马的马蹄声消失了。

“启禀大人,这里就是三界谷。再向北三个时辰就是青山县。”

“嗯。休息一刻钟,然后出发。”

此人嗯的一声极具上位者的气息。嗯的是无比威严,让刚刚伸头想骂娘的展破魂,进洞的兔子一样,快得不能再快的缩回了脑袋。

“该死的老胡头,还真让他説中了。这个乌鸦嘴!”

展破魂尽力的去感知外面的动静。只是偶尔有轻微的,踏云马的马嘶声,其他的声音一概没有。

“好严整的队伍,就是一些有名气的佣兵队伍都是不及。”

展破魂暗自称赞了一声。不禁的又想到:“如果这么一支队伍去了武馆……”

“出发吧。”

楚英只是自语的説,队伍马上集合、上马,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六百人的马队消失在了官道上。

过了一刻钟,展破魂出了xiǎo山洞。刚刚伸个懒腰,又有踏云马的马蹄声传来。

来不及躲避,视线里已经发现了来人,因为官道是笔直的,展破魂现在就在官道的边上。

踏云马有两匹。还好,人只有两个。

就这么想着,两马俩人来到了跟前。

这俩人是吴捕头、一个黑衣武者。

武者问展破魂:“你是谁?”

展破魂问吴捕头:“是你?”

武者又问吴捕头:“他是谁?”

吴捕头惊诧的説:“是你?”

武者又説:“你们认识?”

吴捕头下意识的回答了展破魂的问题。

“是我。”

展破魂是怎么回答的黑衣武者?

刀刺十八穴刀术之刀分十八影是展破魂三大绝招之一。

刀刺十八穴刀术不是説,只能刀刺十八个穴位,而是指练到大成时,能一刀同刺一十八处穴位。

展破魂现在已经炼到xiǎo成,可以一刀同刺三个穴位。先下手为强是展破魂打斗的准则,出其不意的偷袭是他打斗的主要策略。

展破魂一刀刺破了此人的膻中穴、巨阙穴、鸩尾穴。他连哼哼的机会都没有,就栽倒下了踏云马。

对着死去的人,展破魂説道:“我们不认识。”复又和那吴捕头説:“吴捕头、你説,我们认识吗?”

“对,我们不认识。”

眉山治疗男科费用
咸阳治疗白斑的医院
佛山治疗性病医院
眉山治疗男科医院
咸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