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神武禹鼎 第025章 春雷杀局

发布时间:2020-01-17 04:38:18

神武禹鼎 第025章 春雷杀局

正午,艳阳高照。

巫峡。

峡长谷深,云腾雾绕,绮丽幽奇,巫峡自古以俊秀著称天下。

峡江两岸群峰如屏,船行峡中,时而大山当前,石塞疑无路;忽又峰回路转,云开别有天。

峡江唐门之基地唐家堡,气势恢宏地高耸在这万峰磅礴一江通的峡江之上,背靠巫山十二峰的“神女峰”悬崖峭壁,面向江流曲折的峡江,凭其天然屏障,不仅外敌易守难攻,而且城内亦是险峻重重。

海鹘舰一路乘风破浪。

唐千玺、扶奚、唐小刀三人卓立舰首甲板之上,河风迎头照面的吹来,发飘衣拂,三人同时极目远眺前方不远的唐家堡。

奇伟独特的唐家堡,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光辉,顿时让两岸有如画卷的美景黯然失色。

船速开始减缓下来。

“小刀,先不回唐家堡,直接去蜀郡。”唐千玺双目精芒电闪,命令道。

唐小刀什么也没问,毫无犹豫地领命去了。

“大哥……”

扶奚双目射出感激的神色,正待说话时,唐千玺已然抢断道:“万事两难全,扶奚你要办的事情十万火急,当以国家大义为先。”

扶奚定睛瞧着唐千玺难以测度的深邃眼神,心生感激,难以言语。

当唐门少主乘坐的海鹘舰一号接近唐家堡渡口时,其他所有停留在渡口待命的五艇海鹘舰上的水手霍然全体起立,整齐地行着注目礼。

当唐千玺站在舰首和渡口众人招手示意的时候,扶奚将目光投向了前方泱泱滚流的江水,想到浪花不知淘尽多少英雄,是非成败尽成明日黄花,惟有这青山大江永恒长存,不由大生感慨。

船速复又加快。

唐千玺忽然打破沉默,神色平静地道:“忙完之后,如果有空,就和封弋那小子于下月初六到唐门来做客。”

扶奚先是有些尴尬,但见唐千玺盛意拳拳,便欣然一笑,说了一个字:“好。”

复归静默。

两人一时之间找不到话题,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在海鹘舰一号的护航下,一帆风顺,并未见到火轮教的任何阻挡。

扶奚终算可以松口气了。

……

日落西山,红霞满天。

扶奚抵达蜀郡,落岸辞别唐千玺后,便马不停蹄地狂奔向王府。

自秦灭巴蜀、大汉代秦一统天下以来,由于高祖刘邦发迹蜀汉的缘古,蜀郡从此成为西岐重镇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凡是主蜀中者位高权重,出将入相,天下乱时,则可割地称王。

此次扶奚来王府相见的正是镇守西岐的黑齿常之,其数破北漠威震天下,纵横突厥、契丹所向披靡,现已进爵为燕国公。

穿过外城,往北有神兽和瑞兽两门,以进入内城。

西岐蜀郡王府位于内城,大致可分为五个区域,分为正殿、东宫、西厅、后院和苑圃五区,一如其他宫城,全城坐北朝南,南大门是宣德门,入门后是官署所在,左右各开朝西和朝东两门。

自神兽门而入,内为正殿区,依次为会同殿、承干殿和寿光阁。三重殿阁之间,有阔落的庭院,以廊庑连接。

正殿区东为东宫区,分大球场和东内宫两部分。唐代自开国以来,盛行打马球,故有此设施。西为西厅区,乃内城中枢,有多重殿宇,也是黑齿常之处理军机大事的官署所在,门禁森严。

西厅,内节堂。

扶奚一阵风的穿门而入,以一脸风尘仆仆模样终于见到了燕国公黑齿常之。

黑齿常之年过六十,仍是精神抖擞。这个当代名将一派儒者学人的风范,双目藏神,虽然穿的是日常便服,却比其他任何一身盔甲军服的将领更有统帅的气魄和威严。

二人因为是多年旧识,见面之后并没有太多的客套寒暄。

在军营,时间就是生命。

在红楼,时间亦是效率。

扶奚喝了一口清茶之后,便直述前来王府的原由。

听罢,黑齿常之从主座倏地站了起来,走到扶奚身旁,颇有点不知从何说起的神情,轻叹了一口气,神色凝重地道:“扶奚,你错了。火轮邪教此次名为‘春雷’的刺杀行动,不是针对蜀郡,而是唐门。”

扶奚容色遽变,娇躯剧颤,内心震惊不已,难以相信地道:“怎么可能,难道情况有变?”

黑齿常之双目闪闪生光,道:“此消息千真万确,绝对可靠。而且刺杀唐门的,不单单只有火转邪教,还有突厥使团的高手参与。突厥使团此次名义上是受陛下邀请前来武周做客,增进盟友情谊,却没想到在半月之前他们突然于街亭分兵,明使前往长安,暗使则转折往南直冲西岐巴蜀奔来,在街亭与火轮邪教合兵一处。喏,这是突厥内部细作提到的行动内容。”说着从案桌上找到一卷薄羊皮,递给扶奚。

陇中“街亭”,女娲诞生之地,诸葛遗恨之处,在历史上有着非凡意义的地方。

突厥选择此地作为此次行动的起点,大有深意,亦有所指。

扶奚头皮发麻地接过来,打开仔细一看,入目的赫然竟是邪教与突厥八大高手名单,分别有:火轮邪教大梵天楼重峰、少净天花语休、裁决使一剑梅,以及突厥“叶护”匐俱、“特勒”阙歌和他们随行而来的三大副手井苍、屈折、安庆尔。

扶奚知道火轮教圣君李贤在阆水渡口被唐千玺重创之后,短期内定会休养,未曾想到此次围攻唐门居然同时派出了大、少两位司职神官。

另一方,突厥默啜可汗一向崇武,曾亲手拟定了一个族内武道修行高手的排行榜,前来与邪教联手的突厥五大高手,皆榜上有名,实力更是不容小觑。

匐俱乃默啜可汗幼子,突厥王庭的“叶护”,就是中原朝廷“皇太子”的意思。

阙歌,乃突厥前任可汗骨笃禄幼子,现任金狼军“右设”墨矩之弟,其“特勒”称号相当于一等亲王身份。

匐俱与阙歌均是师从“无上师”暾欲谷,智慧与武道的综合实力旗鼓相当,分别亦是默啜可汗王庭响当当的第二号与第四号人物,与“右设”墨矩、“左设”咄悉匐三人合称的突厥草原“四大雄鹰”。

而井苍、屈折、安庆尔三大高手,在突厥也是声威显赫,在中原也享有一定名声,多年前随匐俱拜访蜀山玄院时,曾与“蜀山三杰”比武较技,取得一胜一平一败的和平战果。

扶奚颓然无语,心直沉下去,暗叫唐门危矣!

黑齿常之双目被冷静明锐的神色占据,接着道:“火轮邪教与突厥使团的实力,想必你已清楚,毋庸我再强调。值得他们如此兴师动众放手一搏,应该是为了唐门百年雄霸天下的莽荒古矿与精良兵甲,以及最新武器雷震子。”

扶奚沉吟半晌,脸见担忧神色,道:“突厥使团不顾武周与突厥盟友脸面,私自入境,非法活动,其心可诛。不知陛下作何打算,而国公您又有何迎敌之策呢?”

黑齿常之现出无法隐藏的失望神色,抚须轻叹道:“圣上秘信已于今早送到府上。”说完,便从衣襟里掏出女皇陛下的秘信交给扶奚。

看罢,扶奚心里生出不寒而栗的感觉,既失望,又困惑。

女皇陛下秘信只有八个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八个字有如醍醐灌顶,令扶奚似从一个美丽的梦中惊醒过来,怅然觉悟。

唐门产业广泛,富可敌国。

唐门兵甲精良,速可成军。

唐门百年声誉,足可立国。

如此显赫唐门,哪个当朝帝王岂能放心?正如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谁又叫他偏偏是“唐”门,而不是别的什么“周”门,“赵”门……武周对其特别敏感,异常忌讳。

先是默许火轮邪教与突厥使团联手,顺势除之,好一个“借刀杀人”之毒计!

然后趁他们得手之后,布好口袋,将其一打尽,好一个“一箭三雕”之妙计!

想到此,扶奚遍体生寒,甚至有些恐惧,生平第一次对女皇陛下感到莫名的恐惧。

政治斗争的黑暗,忠义难全的现实,使她一时间说不出来话,脑袋一片空白。

黑齿常之拍拍扶奚的肩头,有些怜悯,有些无奈,道:“老夫知道你和唐门的关系,其实我和唐贺的私交关系也不错。唐门一直都是朝廷的兵工厂,从未懈怠,且功不可没,眼下危难之际,无论江湖道义,还是庙堂法度,老夫都应该义不容辞地要帮上一帮,但是皇命不可违啊。”

扶奚报以苦笑,心中理解,却不知该如何答他。

黑齿常之叹了口气,倏地精神一振,双目精光闪烁,接着道:“不过,你且宽心。这帮豺狼虎豹得手之后,无疑会往白帝城方向撤退,老夫已在水、陆两个他们逃窜的必经之路瞿塘关、非川岭各部署了一百精兵,定让他血债血偿,无命享受。”

扶奚黯然道:“只是这个诱饵……牺牲的有些大。”

黑齿常之话题一转,柔声道:“陛下安排给老夫送信的人,你知道是谁吗?就是你凤鸣斋红楼特使之一的昭禾仙子,她还在府上。想必这一会儿,应该已到厅外小院等你相见。”

扶奚回过神来,拜谢黑齿常之后,走出门外,见到了她的姐妹,红楼榜排名第三的昭禾。

二人久别重逢,一番喜悦的问候之后,不由自主地同时想起上个月在巴州准备接应扶奚而被相辽半路截杀的五妹初音,黯然神伤。

虽然红楼特使每个人都做好了随时准备为朝廷牺牲的准备,但活着的人却比死去的人更痛苦。

天色渐黑。

扶奚问道:“昭禾,皇上可有话对我说?”

昭禾凝目东方,正容道:“皇上让你速回神都。西岐巴蜀动乱之事,交由燕国公全权处理。”

扶奚闻言,知道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悲伤不已。

郑州国医堂医院具体地址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有哪些医生
保定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牛皮癣治疗广州哪家医院好
宿迁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