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云商凰朝 第一百二十三章 血染圣河

发布时间:2020-01-17 00:03:47

云商凰朝 第一百二十三章 血染圣河

事情依然还是要再次回到将军府,一颗耀眼的流星坠落相信还有别人看到了,钦天监也不只一个。很多人会把每一个生命比作一颗星辰,若他们知道哪颗星辰是自己,那颗星辰是别人就会好好的监视起来。

身边的副手将事情告知了府上,府中沉静在悲痛之中,可并没有人哭出声来。他们都很不舍,这个国家的安宁和稳定有他一半的功劳,可上天对他就是太不好了。走的这么年轻,他应该是心有不甘的,可他又死的那么安详和坦然。

遵照遗愿,弥天死后是要烧成灰的,将骨灰撒入西部的大沙漠里。

“尘归尘,土归土”。

将军府中再次有人出了府,这一次出府比以往更小心翼翼,他们要去皇宫将此事告诉齐远。身在宫里齐远一夜未睡好,他整夜的心绪不宁,梦见了他和弥天纵马沙场的情景,他的脸那么清晰,他的笑容依然还在眼前,可两人骑着马走着走着就散了。

齐远在梦里无数次的寻找弥天的踪迹,他大喊大叫,从梦中惊醒。醒时一身冷汗,他从龙榻上下床,忽有人来报钦天监已经在殿外等了好久了。钦天监的出现是齐远不想看到的,可他也没有办法不去接见这钦天监,钦天监进了明和殿。

见皇帝一身是汗,钦天监跪下道:“大王,将星陨落了!”将头埋的很低,不敢正视皇帝的眼睛,齐远神识有些恍惚。

“去吧!”挥挥手让他出去了,现在他什么都不想说,只是觉得心里空空荡荡的。

一人独自坐在明和殿里,自己倒了一杯茶,没过多久将军府的人终于还是出现在明和殿外。将军府的人一来,齐远就已经知道了,弥天真的是走了。他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将军府的人一进来只是低着头,齐远则示意他什么都不要说。

换上了一身白衣,与来人出了皇宫,车驾驶过正桥。

齐远命人将车驾在正桥上停下来,他从正桥上下来,这正桥上还有被剑划过的痕迹。很清晰,并没有因时间而变得模糊,也许时间还不够长。地上的剑痕纵横交错,看上去毫无章法可言,可你仔细去看却处处都是玄机。

手轻轻的在剑痕上划过,起身望着波光粼粼的河面,这齐国京都的河里第一次被人血污染。这是一条很圣洁的河流,滋养着这京都几百万人口,从齐国开国以来这都被称为“圣河”。

齐远似乎能够想象得出那日尸体漂浮在河面的情景,鲜血从桥上滴落进河里的画面,那场面一定不美观。上了马车,继续向将军府的方向驶去,这一天的将军府和京都也许注定是动荡的一天。

齐远下桥被人看在眼底,有人跟着车驾,有人在将军府外集结了。

将军府的人尸体他早已经看过了,那捉人的方法说起来还是自己所创,敌人用自己创的方法捉自己的人也算想的周到的了。

“四弟啊,四弟!你非要兵戎相见,兄弟相残,眼见齐国陷入绝地才会开心吗?”齐远显得很难受,这一切都是他四弟所为,别问他为什么这么肯定。

从地上交错的剑痕他就看出来了,曾经在宫中切磋,齐飞的剑气就是这样纵横交错。

做这个皇帝他自己也不愿意,可是被父皇安排成为齐国的王,他怎能轻易拒绝?初登基的时候幕后垂帘听政,掌握着权力,他亦希望她永远握着权力也好。自己不用做这个王,卸下一身包袱,跟着六弟浪迹天涯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想着想着,车驾已经快要到将军府了,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周边冒出了一群黑衣人。这些人手持弩机,对着齐远的车驾就是一阵乱射,只能“啪啪啪”的声音那些箭头没入了车厢的木头里。

齐远冷着脸,这些人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现在连自己也敢刺杀了。

“护驾!”车中有人拿着盾牌和长剑从马车里冲了出来,齐远闭着眼睛坐在车里,心如刀绞。

这些人来势汹汹,看不出谁是领头人,齐远的心中满是愤怒和哀伤。他正愁找不到人发泄情绪,这些人来了正好,那就别舒舒服服的死去。

“别让这些人舒服的死去,死的越惨越好!”齐远道。

这一次齐远带的人是暗影,比自己的随身亲卫还要厉害的精英中的精英,就是那齐飞也不知道自己有暗影这个组织。这宫中就三个人知道,弥天和齐云,这暗影在上次暗杀事件里立了很大的功劳。

很多地方的权力都被顺利替换,这让自己权力集中提供了方便之门,他一直将暗影当做宝贝一样对待。

就是齐国动荡不安,皇位不保,他也能够凭着这一些暗影全身而退。

这些手持弩机的人功夫不弱,当暗影下车以后,其中一名暗影看到了一双微微泛着蓝色的眼睛。

“大王,这些并不是齐国人,乃像是外国人。”

齐远在车里,拨弄着玉扳指,外国人蓝眼睛。是十图国的人吗,是与四皇子交好的人吗,上次换自己人这一次又换其他的伎俩了么?嘴角浮现出一抹冷冷的笑,事情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先来了南国巫师后来了蓝眼睛的外国人。

“不管是什么人,让他们死就好了,既然眼睛好看那就把眼睛全部挖出来吧。”齐远道。

这句话出来以后,就有了后来的事情,在齐俊王五年正月初九的京都菜市口的牌坊上挂着一串串的蓝色眼珠。京都人争相围观,以前这菜市场是砍人脑袋的地方,却在正月初九挂了一长串的眼珠子。

那些眼珠子用铁丝穿成了一串,见过这个场景的人几天睡不好觉,那场景实在是无法令人去想象。

可令他们更想象不到的事情是“这些眼珠子都是被皇帝的暗影用手指硬生生的挖出来的,从眼眶直接抠出来,那惨叫声比猪挨刀子还凄惨!”可,皇帝却极为享受的看着那一幕,笑看眼前的惨景就像是看一场赏心悦目的舞曲。

丹阳市人民医院
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三医院
常德著名白癜风医院
衡水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天津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