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梦修纪 第一百四十八章 阵法隐秘

发布时间:2020-01-17 03:08:00

梦修纪 第一百四十八章 阵法隐秘

“吱~呀”

主峰之上,肃穆宏伟的春泽殿大门被推开,灵川缓步进入其中。这是他第二次来到春泽殿,第一次是他通过入门考核后,在殿内醒来。

大殿正前有一数米高的高台,正中的石椅上,端坐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颇有仙风道骨的气韵,让人难以分辨他的真实年纪,这人正是红林派的掌门,传闻已是元宗之境!

掌派元宗下首,共坐着四位白衣长老,左侧是白胡子岳长老、黑胡子伍长老,右侧是圆脸的童长老和方脸的关长老。

灵川走到大殿正中之后,躬身行礼,“见过掌门,四位长老!”寻灵大陆之上,没有许多繁文缛节,无需行跪拜之力。

“叶天,你在丹药考核的陈述之中,提及幽魂一事,我已派星渊长老前去核实,确实如你所说,景羽天洞之内,有过幽魂出没的踪迹......”掌派缓缓开口,响亮清澈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内。

星渊长老的阵法之道在红林派内数一数二,新入门弟子的阵法便由他来传授。

灵川听罢,心下吃了一惊,暗道:“这效率真够快的啊!还没等我详禀,掌门就已经派人前去核实了。看来,红林派内对幽魂一事,极为看重!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查出什么结果?”

“今日召你前来,主要是想详细了解下当时的情况。”

灵川第一次在这种场合下见掌门,心里还有些紧张,停顿片刻之后,方才整理好语言,将当日的事情经过,详述了一遍......

这一次,他依旧没有提及封印之内的咕噜。

“你只是应劫圆满的第一境界灵修者,如何能在幻魂境的幽魂手下活得性命?”

听完之后,留着白胡子的岳长老,率先发问。

“弟子确实不是那幽魂的对手,不过弟子身具阳玄灵根,当它想要侵夺我身体之时,阳玄灵根令其魂体受伤,弟子这才活得性命。”

身具玄灵根的事,灵川曾跟卢吉长老提起过,对着掌门和几位白衣长老,也没有必要隐瞒。

不过,当日他能活命,其实主要还是靠果核石的相助,但果核石太过玄异,并且已经与他的灵种融为一体,所以他并不打算说出与之相关的秘密。

“借由阳玄灵根招引的阳玄灵气,确实有克制幽魂之效。”掌门听到灵川说自己有阳玄灵根,并没有显得吃惊,似是早已知晓了。

下首的四位白衣长老,却面露惊异之色,不由得多看了灵川几眼。

“摄魂侵体,这些把戏烦的很。”圆脸的童长老背靠石椅,拍了拍脑门。

方脸的关长老面色冷冰冰的,他搓了搓食指上的扳指,开口说道:“以阳属丹药之法,将化雾的幽魂之气赶出人体确实可行,不过却无法将幽魂杀死。所以,最后那幽魂去了何处?”

当时,幽魂化作一团黑雾,钻入了近千居民的体内。灵川依靠阳属丹药,将幽魂之气自人体内赶出,而后,再由果核石主动出击,将其击散。

“幽魂之气逃脱人体之后,便冲撞到封印的石台之上,而后烟消云散。”灵川早已想好了说辞。

“聚阴通阳之阵,的确需要在阵眼之处灌入大量的阴属气息,借以连贯阴阳,方可破阵。”一脸严肃的伍长老,抚摸着黑胡子。

灵川已经说完,四位长老一齐看向掌门,等候指示。

掌门沉吟片刻之后,方才开口,“据星渊观测,那处聚阴通阳之阵,看起来似是属于一个极隐秘大阵的一部分。至于完整阵法的用途,却无从得知......”

“只是一个大阵的一部分!”灵川有些难以置信,景羽天洞内的阵法整合了地势山川、有聚阴通阳之效,可是罕见的大手笔。没想到,居然只是一部分,“那完整的大阵,得有多逆天!”

掌门接着又道,“此外,封闭阵眼的石台之上,刻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似是与鸿羽天尊有些关联。”

“鸿羽天尊,他老人家可有数千年不曾现身了......”童长老突然站直了身子。

“这件事不简单啊......”岳长老不禁摇头。

伍长老点了点头,“现在还有一紧要之事!景羽洞天内的幽魂已亡,但其究竟如何闯入寻灵大陆,是否还有其它同伙,必须尽快查明!幽魂有摄魂侵体的邪能,若是混入人族,极难被察觉,实属一大隐患!”

关长老冰冷的面颊一沉,突然开口,“数千年前,寻灵大陆之上曾出现过幽魂靡祸,不知近日之事是否是灾祸的先兆?”

“幽魂靡祸?但愿两者之间,并无关联......”岳长老长叹一口气。

“此事非我红林派所能决断,还需上禀青林宗!”掌门起身,说出了自己的打算,随即低头看像灵川,“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需向你求证。”

“请掌门示下!”

“阵法封印破开之后,你可曾看到什么异象,或者是,看到什么东西?”

“封印破开之后,显露出一个地洞,弟子曾进入其中,里面除了冰冷异常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东西。”灵川谨慎的回道。

“若果真如此,却有些不合常理。”掌门蹙了蹙双眉,转而又说道,“罢了,可能封印之物,也不是你所能察觉到的。”

“对了,此事莫要宣扬,以免引起恐慌。”伍长老接了一句。

“弟子谨记!”灵川拱手称是,心下暗道,“回去得好好嘱咐下四方他们了。”

“过几日,青林宗的使者便会抵达本派。到时,应该还会召见你,你据实相告便可。你退下罢!”

听掌门说了最后一句话,灵川暗松了一口气,躬身退出了大殿。

待灵川走后,岳长老一捋白胡,“星渊明明说,聚阴通阳的阵法是为了封印一至阴之物,叶天为何说不曾见到异常?”

“可能逃了,亦或是......”掌门一言未尽,抬头看向殿门。

伍长老面色一沉,紧接着道:“我会盯紧他!”

“嘿嘿,这小家伙有点意思。”童长老咧嘴一笑,红润的面颊上,并无多少忧意。

掌门长叹一口气,始终神态自若的面颊上,露出凝重之色,“难道天要变了?”

回到魁峰,咕噜老远便朝灵川飞奔过来,跳到他的后背上。

灵川摸了摸咕噜的脑袋,一时无言。即便星渊长老亲自前往景羽天洞核实,还是没能看出那处阵法的用途,灵川自然也无法推测出咕噜的身份。

只是,景羽天洞内幽魂破阵之事,牵连之大,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涞水县医院预约挂号
本溪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妇科医院哪家好
南昌男科
玉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