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232章 月圆月缺

发布时间:2019-09-13 19:58:17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232章 月圆月缺

由于公民权力的获得,印人开始在孟买等城市的城郊聚集成大量的贫民窟,跟真实历史中的发展很像,印总督很是头疼。这一次风灾主要是这些毫无抵御灾害能力的贫民窟居民伤亡惨重。

唐宁给总督提了一个脑洞大开的建议――恢复种姓制。在英国政府统治时期,为了控制印姓,殖民政府把印的种姓制发挥到了致,希望这样能够将印变成不列颠帝国永远的仆从国家,等级森严死板。这就是为什么唐宁接掌之后实现现代自由明制后印的经济能迅速腾飞的最大。

所谓恢复种姓制只是一个表面上的政策,当然不可能回到原来严酷压迫贱民的时代。之前的种姓制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特权阶层,称瓦尔那阶序;另一类是贱民。最低等的瓦尔那阶序叫首陀罗,这是特权阶层的入门级,他们都没有人身自由,负责提供各种服务。贱民的地位就可想而知的更贱了――印教里把“洁净”视为最高的德标准,所以贱民的脏手万一接触到了瓦尔那的大爷们,常常会遭到毒打甚至杀害。那些跨种姓通婚通奸什么的“丧心病狂”的不洁,就更不用说下场很惨了。

唐宁建议恢复的不可能是这么重视“道德”的种姓,贱民的权利也是要被保障的,只是不能随意迁徙。这是控制贫民窟的核心政策。不仅如此,唐宁还借鉴了满清管理姓的八旗制,贱民必须依附与某个至少是首陀罗的人,成为瓦尔那的“旗民”,方便管理和传播政策。如果贱民想迁徙,只能跟随某个瓦尔那同行同住。

如果贱民想成为自由迁徙的公民,很简单,通过英语和数组成的初等教育考试,种姓就能提升到首陀罗,成为“人人艳羡”的瓦尔那。万一你特别聪明,还可以参加中等教育程的考试,其科目是中等水平的英语数物理化物理生物历史地理等7门必修课,共7个分,通过之后可以无限荣耀地晋级到“吠舍”阶序。

吠舍种姓拥有的自由更加厉害,就算你没有钱,也可以向政府申请一所蛋壳结构的房,这种房本来就便宜,政府会向穷吠舍提供购房贷款,前两年免息,而且估计你要是找着工作了,年的积蓄就可以连本带息还清贷款。除非你要的房是在很昂贵的地方。因为蛋壳房的建造只需要一周时间,所以申请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和喜好来选择建房地点,需要的时间也不会很长。

不管你用何种方法,居然获得了足够的高等教育的考试,普通的大之自之都行,那就迈入了“万人景仰”的“刹帝利”阶序。高贵的刹帝利种姓一般都能找到体面的高收入工作,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可以免费乘坐公交车和铁,也可以申请居住在免费的蛋壳房里,将来他们找到了工作,自然会买车买房,离开代表初级阶段的蛋壳屋。

最高的阶序是普通人不可及的“婆罗门”。这是真正的印贵族,由东印公司股东高级政府官员民选议员等组成,享受一定的豁免权,往往是重要案件的陪审团成员,拥有持枪和任何场所的持枪自卫权。只有中级法院的法官才有权力对他们进行传讯,刑拘则需要印司法部的同意。

讽刺的是在唐宁指导下的“祭司级”婆罗门阶序变成了只有无神论者才可以进入的阶序,理论上连英国女王兼印皇帝都不是婆罗门阶序。现在的印政府高官是真正的全球独一无二的一水儿的无神论者,仅次于更纯净的。当然,不管是以色列还是印,都没有宗教迫害,你信什么就信,只是不能上升到高级官员和高级军官。

东印公司为民选议员制定的硬性规定――不能有宗教倾向。实际操作中就是确认你是无神论者。这其实不是民主制,在殖民地还想有真正的民主,不可能。

印现在的政策和法律实际上有很多有悖于英国传统的东西,不过,随着东印公司大佬的军事霸权日益彰显,政治敏感性很高的英国上议院并不敢真正的行使最高司法权去否决印的宗教政策,否则印很可能在唐宁的操作下独立。现在的印正处在微妙的“独立”与“英国殖民地”的平衡点上。唐宁也不希望印完全独立,这样他会失去一大堆来自英国的科技人才外交等方面的支持。

所以唐宁甚至在印也没有完全禁止鸦片的商业种植,只是在鸦片最流行的大清有合法的鸦片馆,合法是为了限制,凡是县级主官及以上均不可以吸食鸦片,否则经司法审判之后辞退。而平民吸住鸦片的全部纪录在案,对其种种限制,比如持枪权是不能有的,公务员竞聘时是要减分的,银行贷款是很难的,医疗费用是不能减免的。

唐宁有时候都感到不可思议,世界大战都打了这么多回,连禁鸦片这件小事他到现在还没做到。好吧,等到这一次欧洲大战结束之后,趁着声威大震,任何国家不敢轻妄动之际,一定要采取强硬手段把鸦片禁掉,不要跟那帮利益相关的英国议员扯淡了。

进行脑洞大开的改革是很有意思的,唐宁并没有把这些政策一定要求总督这么做,只是觉得这么做很好玩,似乎真的可以解决赤贫盲集结在生活环境其恶劣的大城市边缘的问题。不过,大佬的想法还是必须支持的,印总督真的就去推动这项“恢复”种姓制的立法了。

“复古改革”在唐宁这里也不是第一次了,成立高加奴隶贸易公司那一次似乎玩得更high,引发了舆论的大肆讨论,“只看实际效果,不理会政治正确”的作风似乎是唐宁对民选政治家的一次刻薄的嘲讽,尤其是言必称自由公平人民的林肯。唐宁不否认林肯是个出色的政治家,不过,政治家的能耐是有限的,甚至连政治不正确的话都不敢多说。

与唐宁的脑洞主义相提并论的还有郭嵩涛的西进主义,这家伙倒是对大清的西化很有激情,前面说过了他已经把传承了几千年的以皇帝年号为核心的历法给改成了公历,最近他还再次发力,要把大家逐渐习惯的公历的节假日代替农历的节假日,春节改放在元旦!与此对应的七夕节放在公历7月7日,中秋节放在公历的8月15日。七夕节倒也罢了,可是中秋节是用满月来象征团圆的,公历的八月十五的月亮很可能不是圆的,真是个令人捧腹的改动。

幕僚振振有辞地说不过是地球的影遮住了月亮,根本没什么意义,反而是8月15日这个日期有历史意义,我们中国人最喜欢乱用象征符号,比如:看到老虎凶猛就以为虎鞭有壮阳效果,这种乱想象是荒诞的,更何况真相是――其实大型掠食动物的性能力是最差的,老虎的交配只有几秒种的时间,它们生后代的能力也不强,这是食草动物的数量有限导致了肉食动物必须限制自己的生育能力。

与此类似的还有吃黑芝麻能使白发变黑

,吃童尿能够使人返老还童等等荒谬的想象。该幕僚认为中国人要改变胡乱想象的习惯,因此施政方案中应处处细节都体现彻底改革的决心。老郭居然认同了这个想法,唐宁在报上看到关于彻底改用公历的及其相关的解释

,不由得在好笑当中感觉到了老郭改变中国人思想的决心,那幕僚也不愧是温莎家族的荣耀一员,有想法。

唐宁感觉好笑的事情,在老郭看来一点也不好笑,那名幕僚是温莎医院的毕业生,本来应该去当医生,但他不适应天天见到病人,所以弃医从政。尽管不再从事医工作,可是他回到大清之后发现这里的传统医充满了各种自以为是的荒诞想象,郭嵩涛还从他那里听到了很残酷的医事实,历代医家认为医药奇珍的人参事实上是古人的臆想,没有任何医疗作用,可能是古人看到它的根部长得像人形,觉得很神奇,于是想象它能够还人体一副健康的身体。

冬虫夏草,《本草从新》认为它夏为草,冬化为虫,也很神奇,于是臆想它可以“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嗽”。其实它不过是一种叫蝙蝠蛾的昆虫的幼虫身上寄生了一种真菌,当气温回升时,真菌菌丝从虫的头部长出来,冒出地面来,成了“夏草”。其实冬虫夏草是蝙蝠蛾幼虫的尸体和寄生的真菌。昆虫家对此很熟悉,一点也不神奇,更不可能有什么药效。

当幕僚谈起这些他在温莎医院到的医知识后,老郭深感震惊,难道大部分的药物都是没有用的吗?小幕僚正色回答:“温莎医院有一部药典,我曾经比较过,那里面几乎没有来自中国的经典药物,其实欧洲的草药也几乎没有。欧洲也同样流传着各种不靠谱的传说,包括能治病的鸦片,能治病的温泉,其实都是传说。而真正有用的药物只有一个办法获得――那就是温莎医院倡导的临床实验。参与的病人要足够多,而且要有假的药物给一组对照的病人,以排除心理作用。温莎医院用这种办法戳破了大量的医传说,进入中国之后,又对大量的药物进行实验,其结果刊登在《自然》的中版上,供同行重现这一结果。”

老郭对此深感不安,不仅亲自询问了唐宁大师,还决定亲自组织一场这种所谓的“大样本双盲对照实验”,这可是关系到大量医世家生计的重大事件,在大清国引起了全国性的轰动,同样深受中华医影响的日本越南暹罗等国都非常关注这一重大事件。

自“改革开放”以来,温莎医院的药大量涌入大清,尤其是立竿见影的止痛药,神奇得不得了,看到搞医院很赚钱,胡雪岩也准备大搞一番,不过他又在其中扮演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打出了爱国主义的旗帜,以振兴“国医”为幌,收集大量的“验方”,在李鸿章左宗堂都老上司的支持下弄了一个“胡庆余堂”。你知道,这些所谓的验方,其实就是口口相传,完全凭有病没病的各种利益纠缠的人一张嘴信口雌黄。

老胡为胡庆余堂投入了不少资金,他自个儿也深知国医似乎“起作用很慢”,所以往往打出的是“治疗慢性病”“无副作用”之类的招牌,其实是治疗效果慢到近乎无效,副作用没搞清楚,似乎没有立即致命的作用。他最出名的“庆余救心丸”,“避瘟丹”实际上经不起大样本双盲实验的考验。什么“采办务真,修制务精”“是乃仁术,真不二价”全是忽悠人的牌坊。

国医忽悠千年,这一场声势浩大的全国性实验一下把全国的利益相关牛鬼蛇神都招来了,纷纷给长官们送礼送礼温暖,尤其是在实验结果纷纷对传统药方不利的情况下,听说大清朝廷要全面禁止未经验证的药方,这些国医们纷纷说出各种理由来,什么“人体质不同,所以药方也应不同”“某些药没效果,那是开方的人水平不行,不能一棒打翻一船人,传承数千年的医术怎么可能没有一点作用呢?”

这是一场席卷全国的大辩论,挺现代医的报纸有不少出色的反驳,认为“寒热体质之类的粗糙划分是在医术语其匮乏的古代特色,现代医已经能够通过人体解剖详细地了解了致病的整个过程,如果有病源微生物,还可以通过显微镜直接看到致病的细菌,所以拜托请不要用体质不同这样原始人的语言来狡辩。如果每个人的药方都不一样,医术就根本没有经验可积累。只有承认医的效果是有共性的才可能有医,至少某一群体适用某种药物。在元素表都给你排出来的情况下,请不要用金木水火土来描述这个世界了,虽然那听起来很有诗意。”

也有很激烈的争吵,现代医被指“数典忘祖”,恼火的反方就直接爆粗口“****祖宗!讨论科的东西你拿什么传统道德观念来有意思吗?有效就是有效,无效就是无效,一切看效果!”

这还不算,还时不时传出在大街上因为观点不同而大打出手的人呢。后来,听说某方采用现代医术缝针消炎打破伤风的预防针而康复,而另一方则因为有骨气,拒不接受这些奇技淫巧,采用老祖宗传下来的草药精心疗养,最后伤口发炎感染,在绝望中送去温莎医院,落下了一个截肢的下场。

不过您还别以为现代医这就大功告成了,保守派还可以说“欧洲医擅长外科,而我大国医擅长内科!”

郭嵩涛都被风起云涌的双方对峙所困惑了,唯一不困惑的是接到挺现代医的人士冒死实名举报江苏巡抚李鸿章的幕僚枉法干扰临床实验的进行,老郭终于怒了,顾不得民选巡抚的司法豁免权,位于上海的廉政公署第一次传唤李鸿章喝茶。不过这老狐狸把幕僚牺牲掉,真正操作的幕后黑手胡雪岩则在李鸿章的指示下逃到了黑龙江另一个老上司左宗堂那里,江苏这边的廉政公署一时间找不到这位正主。

李鸿章幕僚徇私枉法证据确凿,被江苏廉政公署作为公诉人起诉到上海地方法院。要说这大清的司法系统,几乎都控制在英国习法律的温莎家族华裔的手里面,大清的司法独立那是真正的独立,就连辅政大臣议政王级别的人都没法影响大清的司法系统。

李的幕僚毫无悬念的打了场失败的官司,李鸿章声望被重挫,江苏省两名参议员之一的曾纪泽在江苏省众议院发起了一场弹劾巡抚的运动,可惜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分之二的规模,李大人通过各种把官位给保了下来,但从此要小心翼翼地为官,以免再被抓住把柄。

孩子消化不良会积食怎么办
汉森四磨汤治疗便秘
小儿病毒性感冒症状有哪些
小孩退烧推拿手法图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