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强人 第十章 恶战

发布时间:2020-01-16 18:36:31

强人 第十章 恶战

张念祖相信以自己的速度只要对方没出城区就一定能追得上!他的车龄并不比同龄人长,平时也不太爱开快车,但按老吴的话说,就是有天赋!

每回有修好的车,车主想体验一下极速,都是张念祖拉着出去兜一圈,回来基本上都是脸惨白着,但是对自己的车有了更强的信心……

破旧的福特车像风一样掠过马路,把那些本来车速就不慢的车辆迅速甩在后面。

赵维明抓着安全扶手,眼睛不断搜寻着前方,嘴里念念有词:“红车……红车……这孙子跑哪去了?”

马路上空空荡荡,压根不见红色的汽车。

然而就在这时张念祖最怕的情况发生了——前面出现了岔路口。

张念祖一个急刹停下,眼睛死死盯着两个路口,大声道:“选哪条?”他这是在和自己较劲,并不是问赵维明。

赵维明也傻眼了!

路边,一个挺拔的青年忽然淡定地往右边的路口一指。

张念祖冲他点点头,毅然地朝他手指的方向追了下去。

赵维明惊诧莫名道:“你俩认识?”

“不认识。”

“那你就敢听他的啊?他连咱们要去哪、干什么都没问!”

张念祖目视前方道:“不然呢?反正你总得选一条,我相信我的直觉。”

赵维明无语道:“你这是草菅人命啊!”

徐赢东给人指完路挠了挠头,自己也莫名其妙自己为什么会多此一举,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促使他这样做一样……

……

“在那了!”张念祖兴奋地喊叫了一声。

前面的路上,一辆红色的越野车正在疾驰,车头右侧有轻微撞击过的痕迹。

越野车见后面有辆车撵了上来也知道是冲自己来了,急忙猛轰油门想甩掉它。

赵玫儿被人控制着,手脚都不能动,嘴里也塞了东西,当她挣扎着扫见后面那辆涂红抹绿、伤痕累累的破福特时,忽然就像天降救星一般,整个人都轻松了。虽然两车还在追逐,但她知道那个上午才骗过自己的可恶小子一定会成功!她努力地向被绑在身边的徐小凤传递了一个眼神,但是徐小凤完全没有领会到,她依然满眼都是恐惧。

“砰——”

一声巨响,福特车猛力顶在了越野的右后轮上,就如同一起极速奔跑的猎豹在羚羊后腿上撩了一把,越野车失去控制,疯狂的打着转,最后凶狠地撞在了路边的墙上。

车里的人被撞得七荤八素,张念祖也是勉强才稳住方向。

这时候没什么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对方一共有四个人,后面的两个额头鲜血淋漓,抄着棒球棍钻了出来。

张念祖推了一把有些发愣的赵维明:“找机会救人!”说着冲了出去。

两个持棍的壮汉张牙舞爪地迎上来,张念祖视死如归地大喝一声,却在马上要短兵相接的时候一个急转弯拐到了越野车副驾驶的位置,他把车门大拉开,副驾驶那哥们晕晕乎乎地正想吐,见有人帮自己开门还意识地要说点什么,结果刚一探头张念祖就又把车门狠狠摔在了他脸上,这倒霉的家伙一声不吭地趴在了挡风玻璃上——这就是张念祖的打架理念,一对多的时候要先尽可能的消减对方的数量。

左边的司机下车后踉跄着扑向张念祖,一拳打出,张念祖让过拳峰,把他的胳膊夹在自己咯吱窝里,右拳有样学样,照着对方的脸上就是一通猛揍,司机一边挣扎一边渐渐失去意识,就是始终不倒。

就在两人纠缠之时,“呜”的一声,一条棒子砸向张念祖后脑,随后赶到的赵维明边跑边喝道:“阿祖小心!”

张念祖闪无可闪,只能把手垫在脑后。

“咔嚓!”实木的棒球棍被砸断了。

张念祖被打得跌出老远,赵维明和车里的两个女人都是大惊失色。眼见那棍子是碎在张念祖垫着手的后脑上,就算不致命也会造成极重的内伤。

张念祖龇牙咧嘴地抖搂着手,趁对方拿着半截棍子发愣之际一头撞在他下巴上把他撞倒,随后在他太阳穴上补了一脚。

最后边拿着棍子的壮汉惊怒交集,抡圆了照张念祖脑袋就是一棍。

张念祖现在的身法已经迟缓了很多,他预料到绝躲不开这一棍,干脆只是稍微侧身,把肩膀送了上去,饶是如此,还是被先扫中了额角,然后棍子才重重砸在肩膀之上,张念祖瞬间满脸是血,但他却冲那壮汉邪魅一笑,左脸上的刀疤这会已经完全不像酒窝了,壮汉眼见对方面如恶鬼,手一软,棍子掉在了地上……

“我艹!”赵维明拼命扑过来从后面抱住那个壮汉,高声叫道,“阿祖,干死他!”

张念祖右手不听使唤,兼之头晕目眩,几乎连目标都找不准了,心里直想骂娘。

壮汉本来觉得大势已去,这时忽然发现对方最能打的那个已经是强弩之末,于是双肩一耸,眼看就要挣脱赵维明,这时赵玫儿捡起地上的棍子,咬着牙狠狠在他头顶砸了一棍,壮汉渐渐委顿在地。

这一仗打的时间虽短,但是狼奔豕突极为惨烈。就像几头饿狼在殊死撕咬,张念祖虽然告胜,但自己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赵玫儿扔掉棍子,指着赵维明气咻咻道:“你怎么打架就像个娘炮,就知道从后面抱人?”

张念祖抹着脸上的血道:“别骂他了,他尽力了。”他知道赵维明在打架这事上没一点天赋,能奋勇地冲上来就是抱了死志了,起码没有再站在边上喊“澡堂子着火了”。

赵玫儿从车里扶出徐小凤,问道:“徐小姐,你没事吧?”

徐小凤除了迷茫之外,恐惧并没有减少,但她克制道:“你们是?”

张念祖道:“我们是来救你的,咱们快离开这里吧。”

赵维明道:“我来开车吧。”

张念祖摆摆手,不等他说什么就坐进了驾驶室。

看着车是往迪克酒吧开的,徐小凤多少放了心,她打量着车里的三个人,终于忍不住问:“你们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这边出事的?”

车里一片默然,张念祖已老老实实道:“我们接近你是为了从老蒋那问一个人的下落。”

赵维明赶忙道:“这些绑架你的人我们可真不认识。”

徐小凤嫣然道:“看在你们这么坦诚的份上我相信你们,不管怎么说都是你们救的我,我是要向各位道谢的。”

赵玫儿道:“徐小姐,蒋老板那边……”

徐小凤摆手示意她打住,说道:“老蒋的事我从来不问,你们可以向他提要求,他自有分寸。”

张念祖额头上的血仍然不住地渗出来,过一会他就要伸手去擦一下。徐小凤柔声道:“我们要不要先去医院?”

“用不着。”

徐小凤掏出一块手帕,犹豫了下随即交给赵玫儿:“你帮他包扎一下吧。”

赵玫儿接过手帕,从后座小心翼翼地探手到张念祖的伤口上,那些血触手温热,吓得她一哆嗦。

“我来吧,笨手笨脚的。”赵维明一手隔着手帕按住伤口,另一只手从储物格里刨出半卷胶带纸,撕扯着在张念祖脑袋上缠了两圈,完事。

嘉鱼县人民医院
湘雅常德医院
承德手术治疗白癜风
海口牛皮癣怎么治
泰安牛皮癣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